全民高铁 防腐先行之高铁材料篇

2021-01-11 11:39:20 中国腐蚀与防护学会         人气: 2110

随着铁路的建设与发展,高铁正迅速成为人们出行首选,它不仅仅是一种便捷的交通工具,更是串联起城市与城市的连接纽带。截至2019年底,我国铁路网对20万以上人口城市的覆盖已由2012年的94%扩大到98%,高铁网对50万人口以上城市的覆盖由2012年的28%提升86%,除拉萨外的所有省会城市均已实现高铁覆盖。2020年8月国铁集团出台《新时代交通强国铁路先行规划纲要》提出,中国铁路到2035年要实现20万人口以上城市铁路覆盖,50万人口以上城市高铁通达,并形成全国1、2、3小时高铁出行圈。

高速铁路带来的时空距离缩短所产生的收敛效应,加快了人员、资金、技术、信息等要素在城镇之间聚集与扩散的速度,使端点城市和沿线城镇之间的相互作用力明显增强,并且促进城镇合理分工与产业合作发展,逐步实现基础设施共建共享和公共服务均等化,加速沿线区域经济一体化进程,推动城市群、都市圈的形成与发展壮大。高铁的普及改变着普通中国人的生活,“高铁红利”让更多的百姓受益,高铁建设正为加速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提供坚实保障。

然而, 我国高铁系统运行在多种气候环境下,高铁材料会受到海洋大气、城市大气、工业污染大气、沙漠大气、高原大气环境的湿热、低温、强紫外线、海盐离子及工业污染物及一些特殊地段环境因素的腐蚀、老化破坏作用。由于多种环境因素的叠加强化效应会使这种破坏作用呈指数性的加大。因此,高铁防腐蚀问题是保证高铁安全有效运行的重要课题。本次全国科普日以“全民高铁 防腐先行”为主题,特别对中国腐蚀与防护学会副理事长,武汉材料保护研究所有限公司副总工程师张三平研究员关于高铁腐蚀的采访进行了

中国高铁出口意义非凡,不仅仅是单个产业的“出海”,而是整个产业链条的“走出去”。目前市场规模虽小,但一旦受到海外市场的认可,将重塑中国制造的全球品牌形象,带动产业链上下游细分领域的发展。我们来看看高铁上的材料。

对于高速铁路,对新材料的强度、疲劳性能、轻量化、工艺性等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新材料的应用主要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铁道车辆

1、车体

不锈钢

不锈钢主要用镍铬奥氏体不锈钢,由于其高耐蚀性和美观的特点,在日本、美国、前苏联应用较多,在保证强度和刚度前提下,如梁、柱等骨架的板厚由普通钢的3.2一6.0mm减至1.0一1.5 mm,可减重40%左右。20世纪60年代初,日本率先研制出不锈钢车辆,其轻量、节能、不需涂装,产生了显著的经济效益,目前不锈钢车辆超过5000辆,占全部客车10%以上。

主要应用:不锈钢车体由于不易解决车体气密性问题,只用于制造20km/h速度级的车体、及车内承载和装饰件。

铝合金